【末日中的母子】(13)【作者:林少暴君】   另类小说 
字数:103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十三章 身体检查

  唉,本章居然拖到10月1号才发出来,也着实无奈啊。

  毕竟我不可能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写H文上,这一点真的没办法。

  不过好在还是挤出一点时间,把这一章写出来了。

  嗯…目前的剧情进度嘛,两章之后就是一次大的4P肉戏了,真是太考验我了。

  从来都是写一对一的肉戏,还从来没试过一对三的肉戏。

  争取七天之内完成两更吧。

  如果不出什么变故的话。

  另外,我个人确实很喜欢身形小小的正太和高个子美女这种搭配,所以我决定在接下来打个补丁,让母亲和大姨的身高也调整一下。

  当然了,最高的还是二姨,不会超过一米九五。

  虽然我喜欢高个子美女和小正太的组合,但我真的不是喜欢女巨人啊…
                ——

  在这样的末日中,能够保证自己活下来就已经是万分困难;幸好我有一个身体被病毒强化过的母亲在保护我,才让我在这可怕的末日中活了下来。

  装甲车内塞满了人,又放了几个箱子,应该是装了些物资弹药之类的东西,显得有些拥挤;但却能给我们前所未有的安全感。

  苏锦云,也就是我的大姨,虽然她是和陈博士一起进来的,但此时此刻她却坐在了我的身边;更准确的说,是坐在了我妈妈和二姨的身边。

  在末日中,难得能够姐妹相聚,自然是欣喜万分。妈妈,二姨,大姨,她们三个互相手拉着手不肯松开,就好像只要一松开,自己的亲姐妹就会立即消失似得。

  现在,装甲车正在行驶中,据班长所说,这辆装甲车正在与大部队汇合,到时候会有更多的兵力能够保护我们的安全。

  听到这些话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,毕竟大家都不想让自己处在危险当中。
  而在所有人当中,妈妈和她的姐妹们则是情绪最激动的。

  「大姐!我差点以为…以为…」妈妈紧紧地握住大姨的手,声音都哽咽了。
  大姨眼中也泛起了泪光,但身为姐姐的她却没有在两个妹妹的面前哭出来,而是含着泪,拍了拍我妈妈的肩膀,说道:「瞧你的样子,都当妈妈了,还跟个小孩一样,动不动就哭。」

  「我…我哪有…我这是因为见到大姐平安无事…太激动了…才…」妈妈说着,用手擦了擦眼泪。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妈妈的这幅样子,哪里还是什么能够徒手杀死丧尸的女人,完全就是个爱哭的小姑娘。

  二姨也好不了多少,她抓着大姨的一只胳膊,眼泪顺着脸颊划过两道泪痕。随着抽泣,双肩也跟着一抖一抖的。

  大姨双手抱着自己的两个妹妹,哽咽着说:「好了好了,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,你们也不害羞吗?」

  她这么一说,我和妈妈还有二姨转过头来看了看车内的其他人,果然,他们的目光大多数都集中在我们这一家子身上,只有班长一直在和陈博士说着什么。
  二姨和妈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这才压下激动的情绪,但眼中的喜悦却怎么也掩饰不住。

  「对了,小君,快点叫一声大姨!」妈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,拍了拍我的后背说道。

  「大姨!」我乖巧的对大姨叫了一声。

  大姨看着我,竟然又流了一滴眼泪,但很快就用手擦掉;她伸出手来摸着我的头,笑着说道:「小君也长高不少了。」

  我对大姨笑了笑,看到她平安无事,我也是打心底里高兴。

  接下来,妈妈、二姨、大姨她们三个就像是有着说不完的话似得,将这段时间里压抑的情绪一下子释放了出来。

  在此之间,我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,一直没有插话的机会,所以就看了看其他人的反应。

  何耀山市长和马经理坐在一起,正在和王志宾说些什么;黄美琴和那两个穿服务员制服的大姐姐坐在一块,小声地交谈着。而另外两个样貌斯文的男人则是坐在另一边,一言不发地低头想着事情。

  陈博士又在班长耳边说了些什么,班长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,从脸上看不出来什么波动,然后小声回了句:「放心吧,与大部队汇合之后我们会解决这些问题的。」

  「咳咳…那就好…」陈博士长松了一口气,毕竟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,对于他这样一个搞科研的老人来说,身体上的负担实在是太大了。

  在这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状况,有装甲车和坦克的护送,即使有一些成群的丧尸接近,在强大的火力之下很快就被消灭掉。

  而妈妈和大姨二姨,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分开超过半。要么是互相诉说着末日降临后的种种惊险,要么就是倾诉着这段时间里累积的情绪。说到动情之处,又是免不了流几滴眼泪。

  趁着她们说话的功夫,我好奇地看了看大姨。让我有些奇怪的是,大姨即使是在说话的时候,有只手一直在捂着自己黑色大衣的下摆。

  大姨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大衣,坐在装甲车内的座位上,衣服的下摆刚刚能够遮住膝盖,而她膝盖以下的部位则露了出来。

  她似乎是穿的短裤之类的,小腿的肌肤完全暴露在空气中,而且让人意外的是,大姨的肌肤竟然比二姨的还要好。

  至少在我眼中,大姨的肌肤已经和我的妈妈差不多了,要知道,妈妈可是经过病毒强化才有现在的极品肌肤,难不成大姨也被病毒强化过的吗?按理来说,大姨作为一个长期搞科研的博士,应该没什么闲暇时间护理肌肤吧?

  心中怀着疑问,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大姨的样子。

  虽然妈妈之前在家里给我看过她们姐妹的合影,我也早就得知了大姨的样子,但是大姨却和照片上的样子有很大的差距。

  倒不是说比照片上的丑,事实恰恰相反,大姨比照片上还要漂亮许多倍,甚至让我第一眼望去都看不出来是同一个人,可能是因为我对大姨印象薄弱的缘故?
  但不管怎么说,大姨的样子比照片上漂亮许多倍,这是事实。

  现在大姨就在我的面前,近在咫尺的距离,所以我能够看清她现在的样子。
  大姨有着一张很漂亮的脸蛋,嘴唇红艳,鼻梁精致,双眼靓丽;而且额头圆润饱满;或许是为了方便做研究,大姨并没有像我妈妈和二姨那样留长发,而是一个齐肩的卷发,再配上她那出众的姿色,显得女人味十足!

  但在身材上,我是看不出来的,因为大姨的身体被一件宽大的黑色大衣给包裹住,而双腿又被大衣下摆遮住,只露出了膝盖以下。

  大姨此时正在和自己的两个妹妹互诉近日里的压力,并没有注意到我在偷偷地打量她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装甲车突然一个急转弯!我没有任何的准备,在惯性的作用下,直接往大姨身上一倒,整张脸都撞在了大姨的胸部上。

  「呀!」大姨也随着惯性往旁边一倒,压在了二姨的身上。

  然而尴尬的是,妈妈也倒在了我的身上。这下子,我和大姨就像是夹心饼干里的奶油一样,被夹在了中间。

  而且我的脸此时正紧紧地贴在大姨胸部上,虽然隔着一层大衣,但我还是感受到了一对巨乳的柔软。

  「不对啊…怎么…这么这么软…」我脑子里刚刚浮现出疑问,压在我身上的妈妈连忙把我拉了回去。

  「小君,大姐二姐,你们没事吧?」妈妈稳住身形,对大姨二姨问道。
  大姨连忙从二姨身上爬起来,说自己没事。

  二姨也坐直了身子,看着车内同样摔倒的众人,尤其是黄美琴,她居然直接从座位上摔了下去,何耀山见状赶紧把她扶了起来。

  陈博士也险些摔倒,好在有班长拉了他一把,否则以他这位老人家的身子骨,如果真摔一下,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。

  然而,此时的我还在回想刚刚脸上体会到的感觉,倒不是我有多么的兴奋,而是有些奇怪。

  现在的我也不是什么小处男了,自从妈妈经过变异之后,她的奶子早就被我吸舔揉捏了许多天;因此,我也不是不知道女人胸部的触感。

  而刚刚我的脸贴在大姨胸部上的时候,虽然隔着一层大衣,但还是感觉到非常绵软又很有弹性,难道说大姨没有穿内衣吗?

  我又偷瞄了一眼大姨的脸色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。也对,毕竟我的年龄才十二岁,在大人的眼里只是个小孩,而且刚刚又不是故意的,一般的正常人都不会放在心上。

 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,突然传来了驾驶员的声音。

  「已到达地点!下车!」驾驶员大声地说着。

  所有人都是一个激灵,班长直接打开装甲车的车门,走了出去。站在车外面的地上,朝着不远处张望了一下,明显的露出了一丝轻松,然后对车内的我们招手说道:「请各位同志下车,不用担心,现在已经安全了。」

  听他这么一说,我们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,然后一个个地走了出去。
  这时,我们才发现,装甲车停在了一所大学的正门前方。学校的四周都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在把守,而且还有不少人在学校外围修建临时的防御工事。后面的街道上,已经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军用车辆,坦克引擎发出的轰鸣声还在四周回荡着,时不时地还参杂着士兵们的叫喊声。

  我们再往学校里望去,操场上全都是士兵,而且还搭起了许多的临时帐篷,一些和我们一样被救下的平民正在被士兵搀扶着进入帐篷里休息。

  粗略估计一下,四周的士兵加起来少说也有几百人,而且还有二十几辆坦克,上百辆装甲车;物资更是数不清,至少在我们的视野范围内,整个操场都放满了密密麻麻的军用箱子,肯定装满了东西!

  「太好了!我们彻底安全了!」妈妈长松了一口气,看到这种阵势,心里也跟着踏实了许多。

  「这所学校里的丧尸已经被军队清理完毕,各位同志可以放心。」班长对我们说道。

  「那太好了!真是太感激你们了!」马经理激动地说着。

  何耀山此时也走了上去,握住班长的手,表情真诚地说道:「这位同志,感激的话说太多也不能表达我的情绪,总之,你对我们的大恩大德,我会一直铭记在心的!」

  班长直接立正,敬了个礼,说道:「不必道谢,这些都是军人的责任!」
  这时,那两个穿服务员制服的女生突然开口问道:「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,我们赶紧进去吧!」「很抱歉,还需要你们等一下。」班长说着。

  注意到我们疑惑与不解的眼神,班长解释道:「需要检查一下你们的身体有没有被丧尸制造的伤口。」

  说完,他又看着我大姨和那位陈博士,补充道:「包括你们二位也是一样,还请谅解。」

  大姨和陈博士点了点头,异口同声地道:「我理解。」

  那两位穿服务员制服的女生却显得很急躁,其中一位留短发的女生对班长说:「我们两个的身上没有伤口啊,能不能现在就让我们进去?」

  「不好意思,这是规定,所有被救援的人都必须先经过检查才能进去。」班长摇了摇头,说道。

  于是,好不容易从丧尸的血口中逃脱,得到了军队救援的我们现在却只能干等着,等人来检查我们的身体。

  好在没过多久,也就一两分钟的功夫,负责检查的人就来了,是三名女军医,戴着口罩看不清样貌,但都在腰间插着一把手枪。

  三位女军医走了过来,和班长小声地说了几句话,转过头来看了看我们,眼神在大姨和苏博士以及何市长身上停留了片刻,接着点了点头,然后朝着我们走来。

  「请随我们来。」三名女军医一点都不磨蹭,直接说道。

  我们为了能够早点进入有部队驻扎的学校,当然也不想浪费时间,直接就跟在了三名女军医的后面。

  在她们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了学校外的一顶军绿色大帐篷前。女军医掀开帐篷,对我们说:「被点到的人,就走进帐篷里接受检查。」

  然后,另一位女军医用手指开始点人。

  「你们三位,请进去。」女军医说道。

  被点到的人,恰好是我的妈妈和她的两个姐妹,也就是我的大姨和二姨。
  妈妈深吸了一口气,拍了拍我的肩膀:「好了,你现在外面等一等,我马上就出来。」

  二姨早就准备好了,但大姨却显得有些犹豫。

  「等等,这个小孩和你们三个有关系吗?」女军医说着,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,指着我,对妈妈她们问道。

  妈妈点了点头,回答:「当然,他是我的儿子,而她们两个是我的姐姐,我们是一家人。」

  「既然这样,那就一起进来检查吧,时间宝贵,节省一点是一点。」女军医说着,示意让我也进入帐篷里。

  「可…可我侄子是男的啊。」二姨说道。

  「一个小孩子,有什么关系?不要浪费时间了,赶紧进去检查。」女军医回道。

  于是,在二位女军医的指示和身后众人的目光下,我和大姨、二姨、妈妈,一起走进了帐篷里接受检查。而另外一名则是在外面负责把守。

  帐篷里并不黑暗,足以看清楚事物,但在容纳了我和大姨二姨以及妈妈,再加上两位女军医总共六人之后,空间就不是很充足了。

  「好了,把衣服脱下,让我们看看。」两位女军医对我们说道。

  「脱…脱衣服?」二姨皱起了眉头,大姨的脸色更加的紧张,而且妈妈在外人的注视下也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那两位女军医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,说道:「我们要检查你们身上有没有被丧尸制造出伤口,以免让病毒感染者进入驻扎地,当然要检查你们的身体,快脱衣服,不要浪费时间。」

  「好吧…」二姨也不是什么羞涩腼腆的小姑娘了,虽然她看着很年轻,又有着一种高贵典雅的气质,但她也是一位三十二岁的女人,自然不可能像小女孩儿一样扭扭捏捏的。

  二姨轻轻地拉下了自己黑色晚礼服的肩带,从肩膀上褪至胳膊处,正在晚礼服即将滑落的时候,二姨有些迟疑的看了看我,估计是在犹豫要不要当着一个男孩的面露出自己的身体。

  「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」二姨这样想着,用手将晚礼服向下一扯,直接掉落在地上,露出了她那柔软婀娜的身躯。

  二姨明显很紧张,起伏有些激烈的胸口暴露了她,而且在深呼吸的时候,两颗丰满的奶子也跟着起伏。

  而且显得有些诱人的是,二姨由于穿着一件黑色深V露背晚礼服的原因,并没有穿胸罩,但这并没有意味着她在我面前露出了自己的乳头,而是贴了两张乳贴。

  乳贴是为了自己不在晚礼服上显露出凸点而贴的,但在脱了衣服之后,却有了一些情趣的色彩。

  「嗯,正面上半身无伤口。」两位女军医点点头,拿着一个小本本,用笔写了几行字。

  「请把丝袜和内裤脱掉。」两位女军医说道。

  「什么?内裤也要?」二姨显得很为难,没想到内裤也要脱掉。

  「是的,必须要全裸接受检查,无论男女都一样。」女军医说道。而且也理解为什么对方会露出这般窘态,顺便解释道:「不用觉得不好意思,在我们军医眼里,所有人的裸体都只不过是肉块罢了。」

  「好…好吧…」二姨点了点头,在我们所有人的注视下,硬着头皮把自己的内裤和丝袜都给脱了下来。

  这下子,二姨像是一个新生的婴儿一样,全身赤裸,没有任何的遮掩。
  两位女军医走到二姨身前,开始观察她的下半身。

  至于我,则是沾了这两位军医姐姐的光,能够将二姨的身体看个一清二楚。
  二姨的小腹非常平坦,一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,非常的健康。这点倒是和我妈妈一样,但我妈妈是因为经过病毒强化的原因才有了现在的身材,而二姨这幅身材,应该是她辛苦健身锻炼得来的。

  接着是二姨的私处,她的阴毛虽然并不浓厚,却很精致;她的阴阜和我妈妈的一样,鼓鼓的,很饱满。

  至于二姨那一双令人看呆的极品美长腿就没什么好说的了,简直是她标志性的特征。修长笔直,洁白光滑,任何一个女人看到我二姨的腿,绝对会露出羡慕的表情。

  「嗯,双腿没有伤口。」左边的女军医点了点头。

  「请转过去,背对着我们。」右边的女军医又说道。

  二姨用手遮住自己的胸部和私处,现在的她只想快点结束身体检查,于是很配合的转过身去,背对着我们。

  二姨的屁股很圆润饱满,而且挺翘,肌肤也非常的好,白里透红,像是桃子一样。

  现在,二姨的心中充满了羞耻感,虽说小时候在亲姐妹面前经常一起洗澡,但现在都是三十多岁的大人了,更何况还有亲侄子在,又有两个外人!

  在这种情况下浑身赤裸裸的让人看遍全身上下,对于一直保持着高贵典雅形象的二姨来说,无异于是一种充满了羞耻的折磨。

  「嗯,很好,后面也没有伤口。」两位军医姐姐点了点头,对二姨说可以把衣服穿上了。

  二姨如释重负一般,连忙将自己的内裤穿上,接着是丝袜和晚礼服。

  虽然这双丝袜沾了不少灰尘,但二姨现在没有鞋子,只能将就着穿了,至少比光着脚要强。

  检查完了二姨的身体,两位女军医又将目光转移到了我妈妈和大姨身上,并且说道:「好了,抓紧时间,你们两个一起脱衣服吧,一并检查了,还有这位小朋友,你也一样。」

  「我也要脱?」我对两位军医大姐姐问。

  「当然了,现在时间比黄金还要珍贵,能省一点是一点,你们三个赶快脱,检查完了就进入学校里接受保护。」两位女军医说着,对我和妈妈以及大姨说道。
  「两位女同志不用催促了,我明白的。」妈妈和二姨一样,虽然不想在外人面前脱得赤条条,但也不是什么小女孩,没那么的腼腆。稍微犹豫了一下,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。

  当然,我也一样。

  很快的,妈妈脱得只剩胸罩和内裤,我也脱得只剩一条四角裤,而大姨却始终抓着自己的大衣不肯脱下。

  两位军医姐姐注意到我大姨的异样,突然皱起了眉头,其中一位直接按住了腰间的手枪。

  大姨看到两位女军医的反应,连忙解释道:「不!别误会!我的身体没有伤口!」

  「那就脱下来给我们检查。」女军医说道。

  又犹豫了几秒钟,大姨皱着眉头,脸上全是难堪的神色,最终点了点头。
  「那好吧…」大姨身为姐姐,却不知道为什么,却显得比自己的妹妹还要羞涩。

  而当她脱掉自己身上的这件黑色大衣的时候,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了。当她脱掉大衣之后,一具丰满肥腴的雪白身躯直接显露了出来,没有内衣内裤,也没有任何的遮挡物。

  两颗肥嫩硕大的奶子就这样沉甸甸地挂在大姨胸前,比我妈妈和二姨的还要大!至于下方,她那光洁无毛一片滑腻的私处则是被我们所有人集体投去了目光。
  「大姐,你怎么里面什么都不穿啊?」妈妈惊讶地捂住了嘴,看着自己的大姐,满脸的震惊。

  两位女军医姐姐也眼神诧异的互相对视了一眼,难道说这个看上去仪态典雅,气质温婉的女人实际上是一个变态?

  说真的,就算是我,也有了这种想法。

  毕竟大姨这幅样子,实在是太奇怪了,全身上下只穿了袜子和一双鞋,赤裸裸的身体只用一件黑色大衣遮住,活脱脱的就是一个随时准备在人前暴露自己身体的女变态!

  这个时候,这种场合,只要不是瞎子就能察觉到众人奇怪的目光。

  大姨红着脸,生怕被误解,连忙解释说道:「你们别误会,这都是因为丧尸出现的时候,我恰好在洗澡,根本来不及穿衣服,披上这件黑色大衣之后只来得及穿鞋袜。」

  「哦…这样啊…」妈妈和二姨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,她们有一刹那以为自己的大姐真的是个隐藏极深的女变态。

  解释完了之后,女军医就开始给我们做检查,当然,妈妈的内衣内裤也在指示下脱掉,我的内裤也是。

  而且因为这次身体检查,我不仅看到了二姨的裸体,现在又看到了大姨的裸体。

  大姨确实是一位身材丰腴的美人,而且有着一种温婉端庄的气质。与二姨不同,如果说二姨是向外扩散的高贵优雅,那么大姨就是内敛的成熟与端庄雍容。
  而且大姨的身材也十分的出人意料!甚至让我有些惊讶,因为大姨的身体简直堪称完美,正如我那被病毒强化过的妈妈一样。

  虽然大姨的身体比我妈妈多了一点肉,但完全不会给人胖的感觉,而是一个完美的比例,能够让人从视觉上就感受到何为丰腴美。

  胸前的巨乳就不用说了,大姨真不愧是姐姐,连奶子都比妹妹们的大,只是我对于女性的罩杯如何划分不是太懂,所以并不知道大姨的奶子是什么罩杯,但肯定不会小。

  接着是屁股,大姨的屁股是典型的蜜桃臀,肌肤细嫩,而又向上挺翘,圆润而又在弧度上极为精妙,看得我差点忍不住当场勃起。

  虽然我的妈妈也脱的浑身赤裸,但她的身体我早就看过,一时间并没有吸走我的目光,而且在两位军医姐姐的检查下,我也不敢在眼神上太过于放肆。
  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,大姨的眼神却一直往我妈妈的身体飘来,要么是扫视着妈妈的乳房,要么就是小腹和私处,或者是双腿和足部,又或者是停留在脸上。
  奇怪,大姨为什么这么看着妈妈呢?难道说是太久没见到妹妹了,连妹妹的裸体都要多看几眼吗?

  但是,大姨的眼神却带着一丝疑惑和不解,好像是在一边观察一边思考什么事情一般。

  幸好两位军医姐姐正在本子上记笔记,没有注意到我大姨的眼神。

  谁都没有注意到大姨的眼神——除了我。

  「好了,检查完毕,你们的身上都没有伤口,可以进入学校,先在外面等一下吧。」两位军医姐姐点了点头,示意我们可以穿上衣服了。

  「谢谢。」大姨脸上的绯红还没有退去,道了谢之后,和我们一起穿好衣服,就走出了帐篷。

  两位女军医也跟着走了出来,又点了几个人进去检查。

  这一次是王志宾、马经理、何市长,他们三个进去之后,没过多久就出来了。
  「接下来换你们。」三位女军医说着,又点了几个人。

  两位穿服务员制服的大姐姐和黄美琴走了进去,同样的,没多久就走出来了。
  最后是那两位样貌斯文的大哥哥与陈博士,同样,并没有花多长的时间,就走了出来。

  「好了,都检查完毕了,跟我们来吧。」三位女军医说着,带着我们来到了学校大门前,走上前去和负责把守的士兵说了几句,由于隔了一段距离,而且声音很小,不知道说的什么。

 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,女军医在小声说话的时候,用手指点了点我大姨和陈博士。

  紧接着,其中一位女军医走了进去,两分钟后,十几个持枪的士兵被女军医带着走了过来。

  「请问,哪位是陈博士?哪位是苏博士?」一位面容刚毅的军人走到我们前方,敬了个礼之后问道。

  「我就是陈靖州。」年老的陈博士走上前来,对面容刚毅的军人说道。
  大姨也走上前去,说道:「我就是苏锦云。」

  面容刚毅的军人没有立即做出回应,而是又对着我们这些人问:「请问,哪位是何耀山市长?」

  「我就是。」何耀山站了出来。

  面容刚毅的军人敬了个军礼,说道:「我是这支小队的队长刘冲,从现在开始,你们的安全由我们小队负责,请随我们来。」

  「谢谢,太谢谢了。」黄美琴连忙摆出一副笑容,而且也确实发自真心。
  只是,马经理却突然皱起了眉头。

  就在黄美琴满口道谢的时候,队长刘冲又说道:「至于其他人员,请在士兵的协助下前往操场,不用担心,我们有食物和水以及药品。」

  「什么?」黄美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。

  「何市长,陈博士,苏博士,上级对你们另有安排,请随我们来。」刘冲说着,侧着身体,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  大姨皱着眉头,问道:「那我的家属呢?」

  「尽管放心,所有人都会得到妥善的安排。」刘冲毫不迟疑地回答道。
  「但我现在想和家人待在一起。」大姨又说道。

  「苏博士,上级给我们的命令是将你保护起来,而且是特别保护,希望你配合我们的任务,当然,至于你的家人,大可放心,我向你保证他们不会受到任何的损失。」刘冲又接着说道。

  「唉…好吧…」大姨这下明白了,是因为自己身为科研人员的缘故,和陈博士一样被列为了特别保护对象,至于何耀山,八成因为他是政府人员的缘故。
  「虽然对此很不满,但我们也没有抗议的资格,毕竟能受到军队的保护不受丧尸威胁就很不错了,也不敢奢求什么特殊待遇。

  只是妈妈和二姨不舍得和大姨暂时分开,毕竟这才刚刚团聚没多久。

  大姨看着她们两个,笑着说了句:「瞧你们这表情,搞得跟我要出远门似得,我待会儿再来看你们不就得了。」

  妈妈和二姨互相对视了一眼,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,一扫方才的负面情绪。
  然后,在士兵们的护送下,我们看着陈博士、大姨、何耀山一起走进了被士兵把守住门口的办公楼。

  至于我们这些剩下的人,则是在另外几名士兵的带领下,被安置在了操场上。
  此时,操场上已经有了几百名被救的幸存者,男女老少高矮胖瘦,什么样的都有,甚至还有一些缺胳膊少腿的。

  我们坐在了西边的足球场上,四周都有持枪的士兵在看着我们,其实并不是像看押犯人那样,而是为了防止民众当中有人突然变成丧尸。

  虽然能够进来的人都经过了身体检查,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

  我坐在绿草地上,妈妈坐在我左边,二姨坐在我右边,两人一左一右将我夹在中间。

  「妈妈,这支军队什么时候离开啊?城里的丧尸那么多,继续留在这里,肯定有危险。」我看着四周这么多的被救平民,对妈妈问道。

  妈妈搂着我的脖子,另一只手抚弄了一下被风吹起的发丝,随口说道:「这种事妈妈也不知道,但是…军队应该会尽可能的救下更多人之后,才会离开。」
  妈妈说的不无道理,如果这支军队进城的首要目标是救人的话,那么他们刚刚进城不到半天的时间,不可能这么快就离开。

  但是,我的个性属于那种不爱冒险的类型,如果能够让我选择的话,我巴不得现在就让这支军队带着我们离开城市,往最安全的地方去。

  可惜,我只是个小孩子,并不是什么将军,而且也没有什么救人于水火之中的理想。

  就这样,我们坐在足球场上干等了二十多分钟,在这二十多分钟里,四周的群众也都明显的露出了焦虑的情绪,像是在无声地询问到底让我们等什么。
  而我妈妈和二姨倒是没那么着急,反而聊起了天,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小时候的事。

  聊着聊着,二姨突然一顿,然后对着不远处面带微笑的招起了手。

  妈妈和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原来是大姨来了!

  大姨现在换上了一套干净的白色休闲服和牛仔裤,身旁并没有人负责护卫,就她一个人走了过来。

  「小玉,小情,小君,你们三个还好吧?应该没出什么事吧?」大姨关心地问。

  妈妈笑着说道:「你才离开二十多分钟呢,能出什么事?」

  二姨在旁边补充说:「如果要说有什么事,就是让我们坐在这里干等着,有些无聊。」

  大姨笑了笑,对我们说道:「我来这里,是想对你们说,最好准备一下,军队可能马上就要撤离了。」

  「撤离?马上?」二姨小声地说。

  「并不可能是马上,但差不了多少,因为根据我刚才得到的消息,军队在城中的战斗并不理想。」大姨看了看四周的民众,压低了声音说道: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军队可能会在六个小时之内准备撤离,而且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坐上装甲车离开城市。」

  「这么多的人,加上军队的士兵,装的下那么多吗?」我疑惑地问。

  确实,军队这次带来的装甲车和坦克有很多,装下士兵们已经足够了,装下被救下的幸存者也足够了。

  但如果要将军人和幸存者都装下,却不够。

  「放心好了,军队已经在四周搜集大巴和车辆,到时候民众可以坐上空余的大巴和车辆,一起随着队伍离开。」大姨小声地说着。

  「这样么…」二姨沉思了一下,说道:「如果搜集的车辆不够怎么办?」
  大姨脸色一变,瞬间沉默了下来。

  「如果真的不够…那就没办法了…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